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 > 00085.hk上网导航 >

漫谈子宫移植手术www.tz6.com

作者:admin时间:2017-03-26 16:25浏览:

就在上周,美国纽约时报一篇新闻里提到,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 Cleveland Clinic 医学核心,即将于未来几个月内,为 10 位女性受试者进行子宫移植的试验手术(NY Times, 2015/11/12

事实上,从今年9月底,先是英国首先同意医院进行子宫移植手术(BBC, 2015/9/30),接下来是上周的美国,本周则纷纷有法国Le Figaro, 2015/11/9以及中国世界新闻网,2015/11/14)发布消息,将于各国的医院内开始进行子宫移植手术人体试验

探索这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一项自2012年开始瑞典 Mats Brännström 医师及其团队进行的子宫移植试验(Mats Brännström et al., 2014其中一个手术胜利且于201411顺利生产的个案,当?儿状况持续稳定数个月之后,医师先是于今年7月发表了研讨背后的心路历程(Mats Brännström, 2015),8月则跟着发布新闻分享这个成功案例现在这个小男?已满周岁


(图片来源)


话说回来,其实瑞典这个团队并不是进行子宫移植手术试验的首例早在这之前,不难从网路上搜寻到一些资讯,包括最早于2000年沙乌地阿拉伯、以及2011年土耳其的两个案例。那是为什么,各国的医疗团队一直等到瑞典发表了成功个案后,才纷纷决定进行子宫移植手术的试验呢?

原来,沙乌地阿拉伯与土耳其的这两个案例,都称不上是成功的。

沙乌地阿拉伯的医疗团队在没有什么背景研究的状况下,以一位46岁的女性为捐赠者,试图将子宫移植到一位26因产后大出血而子宫切除的女性身上据称这个子宫在26岁受试者身上成功运作了99天,有对雌激素与黄体素产生反应,但最后因急性血栓与子宫坏死而将子宫移除Anjana Nair et al., 2008整个案件宣布失败,执行团队一度在国内造成挞伐,且子宫移植试验也因此被政府制止

土耳其的医疗团队则是首宗脑死患者为子宫捐赠者23岁),受试者是一位21岁罹患先本性无子宫的女性(Derya Sert)(Ozkan O. et al., 2013根据瑞典Mats Brännström医师在心路历程里所分享的,这个移植手术,意本地是由一位资深「整形外科医师」所带领的。从网路搜寻标题来看,一开始以为这个土耳其案例是成功的事实上,这个由脑逝世患者捐赠的子宫,确实在Derya Sert身上成功运作了;包含6个畸形的月经周期,以及20134月成功受孕然而,这个怀孕在8周后就因胎儿无心跳而被终止了CBSNEWS, 2013/5/14


(图片来源)


再回到一开始,纽约时报这篇关于Cleveland Clinic医学中央的报导里面有个局部特别引起我留神

Cleveland Clinic团队的代表Andreas G. Tzakis医师向媒体表现:「这些女性(受试者)完全懂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们已被告诉(子宫移植试验手术)的风险好处,她们有良多时间可以思考,再思考我们能做的就是确保她们的保险,以及尽可能地让手术成功

这些话是没问题的,但就是有哪里让人隐忧

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美国 Cleveland Clinic 的医疗团队表示,他们将会应用死者的子宫做为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也就是前面提过的 土耳其个案所采用的而不是目前独一完整成功案例的,瑞典 活体子宫移植的模式

至于起因,根据纽约时报这篇文章所引述的内容指出,美国 Cleveland Clinic 医疗团队认为使用死者器官移植是为了进步对「捐赠者」的保护。如果是采取活体子宫移植,这个捐赠者就必须进行长达7~11个小时不等的手术时间。

说保护「捐赠者」仿佛无可厚非;但仔细一想,那「受试者」又是被怎样的保护了呢

(图片来源)

美国Cleveland Clinic医疗团队告诉纽约时报,Andreas G. Tzakis 医师曾执行过几千件的移植手术,并且带领团队到瑞典参与了迷你猪与狒狒的手术,并观摩了九场人类的子宫移植手术。

假如真的如斯重视这个瑞典研究,应该就会晓得,在两个母亲捐赠子宫给女儿的成功案例之前,第一个案例虽然也是采取活体子宫捐赠,但是来自一位61与受试者无血缘关系的善心女士这个受试者后来虽然也成功产下健康的宝宝,然而经历过早产31周,1775g)的过程,让 Mats Brännström 医师无法把这案例视为完全的成功

或许,那是为什么在之后的案例里,瑞典这个团队不仅仅是采取活体子宫移植,还找来了这些受试者的母亲做为捐赠者

瑞典的 Mats Brännström 医师从 2002 年起,持续不断地投注在子宫移植手术,从小型动物到大型动物,不知做了多少次的动物实验(Brännström M, Wranning CA & Altchek A., 2009),但始终到真正试验在人类受试者身上时,仍然是战战兢兢的对于个案的成功与否,始终采取严谨的认定Mats Brännström 医师在那篇心路历程里提到,他认为,仅仅是移植手术本身顺利实现,还不能算是成功;而是当移植手术的目标(怀孕生产)也达到好的结果,才干真正宣布成功

这样的态度不仅是令人钦佩,我想,那也是为什么连续五个案例都是手术成功,也产下健康宝宝的


(图片来源)


相较之下,美国 Cleveland Clinic 医疗团队,光是一个预计开始人体试验的新闻,就如此大张旗鼓,像是已经得到结论了似的。更别提他们采取的是先前失败案例的方式,且没有在新闻里说明如何下降受试者风险,只是顾左右而言他,用保护捐赠者的理由来当烟雾弹。

而对这群受试者而言,无论如何,这辈子已被宣告不能怀孕生子了,所以有什么多的尝试,好像都是值得的。在这样的状况下,身为研究者,应该要更谨慎地对待试验,尽可能地为受试者最佳利益着想毕竟,隔着专业砌起的高墙,说真的受试者如何能真正清楚风险;尤其当研究者一开始就选择了失败风险较高的方法进行试验?

*** *** ***

许多相关的新闻报导都疏忽去提到,这还只是临床试验并不是已经能够到医院去做这个手术了。在这个阶段,这些医疗团队一方面需要资金投注,一方面也须要合适的受试者,或许因此让媒体渲染了这个新闻,是可以懂得的

但若您是对这个消息觉得等待且有意愿去尝试的,提示你,这些无论是美国法国中国广州,或是将来倘若台湾也开始招募受试者都还是在临床试验阶段,并不是已经通过试验了既然是试验,就有可能因一些非预期内的因素而终止

而依每个团队会有不同的试验设计,当然也会有不同的试验结果正犹如,美国Cleveland Clinic医疗团队的试验设计,就与瑞典团队不同,所以我们也无法预期会有雷同的结果

在这个阶段,受试者可能面临的是,移植手术自身、移植后长期服用免疫克制药物、移植后排挤反应、死产、早产、移动物坏死等;虽然手术本来就有风险,但以当这个临床试验的受试者而言这些风险的种类大小是未知成功机率(包括最后顺利产下健康?儿)也是未知

若最后您仍愿意参与试验,所有因而沾恩,包含医疗团队以及日后试验通过后执行手术的人,都会(应该)对您致上最深的敬意与感谢愿意以本身风险,供给临床试验无比珍贵的经验与研究结果

 ?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电话:xxxxxxxxx
传真:xxxxxxxxxx
邮编:xxxxxx
地址:xx省xxxxxxxxx